当前日期:2014年3月14日 星期五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政法微博

山东:扫黑除恶给百姓稳稳的幸福

2018-09-26   点击量:

  本报记者吕兵兵蒋欣然

   自进入9月份以来,每一位山东境内居民和进入山东境内的朋友,都会收到一条“打黑除恶”短信,征集涉黑涉恶线索。大家既能电话举报,也可以整理成系统材料后发到举报邮箱,还可将相关证据一起寄到邮政信箱。

   除了通过短信方式实现精准推送,还有媒体广泛宣传、朋友圈连续刷屏、大喇叭持续广播……一张打黑除恶的“天罗地网”,已覆盖齐鲁大地。

   “民惟邦本,本固邦宁。黑恶势力的恣意妄为,导致基层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遭受损失,使广大基层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无从谈起。”山东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林峰海说,“自今年初推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山东第一时间成立了扫黑除恶工作领导小组,制定出台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方案》,坚持多渠道全民动员、五级书记齐抓共管、相关部门协力联动,集中时间、集中力量、集中资源打响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山东战役’。”

   雷霆万钧,全省动员宣战黑恶势力

   9月12日,根据中央扫黑除恶第5督导组和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的统一部署,山东举行了全省法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第一批集中宣判行动,济南、青岛、烟台、潍坊、滨州等地的4个中院、15个基层法院集中宣判黑恶势力犯罪案件19件130人。

   “这次集中宣判,是山东组织开展‘四个一批’集中统一行动的阶段性成果。通过‘纪委监委公开处理一批,公安机关公开移送起诉一批,检察机关公开提起公诉一批,法院公开宣判一批’统一行动,打出声势、打出权威、打出成效,彰显党和政府坚决铲除黑恶势力的态度和决心,增强广大干部群众扫除黑恶势力的信心,形成社会各界关心、支持、参与扫黑除恶的良好氛围。”山东省政法委副书记常务副书记张志华说。

   据了解,自中央督导组进驻山东以来,山东全面打响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山东战役”,五级书记抓扫黑。9月7日,山东召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专题视频会议,省委书记刘家义出席会议并讲话,省、市、县、乡四级党委书记参加会议,并明确要求乡镇党委书记会后负责向村(居)党支部书记传达会议精神。立足建立打黑除恶长效机制,以省委名义和党内条例形式,制定了《山东省扫黑除恶工作实施办法》,建立起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长效机制,标志着全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纳入法治化制度化轨道。

   督导有力,层层传导凝聚民意

   记者从山东省公安厅获悉,自中央扫黑除恶第5督导组8月30日进驻山东以来,迅速凝聚起全社会扫黑除恶的民心民意。9月15日,山东发出了“关于敦促黑恶势力违法犯罪人员投案自首通告”。截至9月18日,已有125名涉黑涉恶人员投案自首。

   为了凝聚山东各级各部门的力量,督导组一是第一时间与山东省委召开工作对接会,9月15日又召开了第2次工作对接会;二是深入山东省法院、检察院、公安厅等部门走访问询;三是在全省范围内组织市、县、乡、村四级书记、扫黑除恶领导小组组长、公安局长等逐级逐人约谈;四是选择典型地市下沉督导,与市县乡村相关负责同志、举报人、办案人、知情人等谈话。

   为了凝聚民心民意,督导组先是协调移动、联通、电信三大运营商,免费向山东所有居民发送短信,建立起电话、信件、网络“三位一体”举报平台。再是组织全省30万网格员参与监督举报、搜集线索等工作,成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前沿哨兵”“千里眼”“顺风耳”。同时,针对农村偏远地区,采用基层综治平安大喇叭、有线电视“雪亮工程”开机界面等形式,无缝隙宣传发动群众。

   在9月15日召开的中央扫黑除恶第5督导组与山东省委第2次工作对接会上,督导组组长沈德咏介绍了将扫黑除恶进一步推向深入的具体举措。提出要优化工作机制,加强刑事、治安、信访等案件的梳理串并;加强重点案件查办,尽快突破一批民愤较大、指向明确、成案较大的案件线索;进一步深挖彻查“保护伞”,完善公安机关和纪委监委线索移交核查反馈机制;进一步加强重点地区、重点领域治理,纪委监委、组织部门和政法各单位要全方位介入,切实做到深挖彻查、除恶务尽。

   村级重点,坚决打掉“土皇帝”“土霸王”

   “只要不把人打死就没事,出了事我想办法花钱摆平。”这句话竟然是从成武县某村村党支部书记李某峰的口中说出。村党支部书记本是为民请命的“父母官”,缘何变成了横行乡里的“土皇帝”“土霸王”?

   “他年轻时仗着有点功夫就爱逞强好胜,当了村支书后,就以武力立威,碰见不听话的村民,轻则当众辱骂,重则拳脚相向,而且纠集了一帮同伙,村里人都敢怒不敢言。”一位村民告诉记者。

   据了解,李某峰不仅在村内通过打骂恐吓等方式,操纵基层换届选举,还成立了60多人的涉黑组织,采取围堵拦截、敲诈勒索、漫天要价等方式,承揽工程项目,牟取暴利。今年5月,以李某峰为首的恶势力犯罪集团走向了尽头。消息传来,好多村民放起了烟花,点起了炮仗,庆祝这个盘踞村里十多年的“毒瘤”被连根拔除。

   采访发现,农村是黑恶势力滋生的重点地区,在山东此次扫黑除恶行动中,与农村有关的案列在两成以上。其中,农村基层组织成员涉案问题严重,主要表现为操纵村“两委”选取,对村民动用武力、恐吓等手段,违法违规占用开发土地以及矿产资源,拉帮结派乱收费,对外强行承揽工程、敲诈勒索、欺行霸市等。

   “在农村,以‘土皇帝’‘土霸王’为代表的黑恶势力,不仅在经济社会资源方面与民争利,还将触角延伸到了基层政权建设方面,通过染指、干涉、破坏村‘两委’选举,妄图操纵基层社会运转,肆意挤压村民群众正当合法应得权益。”山东省公安厅相关负责人表示。对此,山东公安部门与组织、纪检等部门联动,将基层村“两委”组织作为排查重点,已打击处理侵蚀基层政权、欺行霸市、欺压百姓的“土皇帝”“土霸王”476人。

   除恶务尽,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

   记者采访发现,农村黑恶势力的猖獗,还多与基层干部腐败行为交错出现。一些黑恶势力之所以能够长期存在,行事肆无忌惮,正缘于他们通过金钱、物资等利益输送手段,与当地一些党政干部勾肩搭背、沆瀣一气,找到了所谓的“保护伞”。

   在博兴县,以王某然为首的村级黑势力组织,长期在村内敲诈勒索,在村外非法经商。今年2月,滨州公安机关侦破王某然黑社会性质犯罪团伙。经查,2013年3月-2017年2月,该县检察院原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王磊3次接受王某然财物和请托,在办理该组织成员涉及刑事案件的审查逮捕、起诉过程中,利用职务便利徇私枉法,罔顾事实、证据,通过不予批捕、不予起诉等方式,致使该组织成员逃避相应刑事责任追究。

   在平阴县安城镇东毛铺村,以张学文为首的村霸恶势力犯罪团伙,打着村民自治、为村民维权的幌子,多次教唆不明真相群众,阻扰县镇工作人员到村开展工作,干扰破坏村“两委”换届,围堵县镇办公机关。平阴县委、县政府和有关职能部门放任村霸恶势力成长壮大,存在严重的失职不作为问题。山东省纪委监委、省委组织部和济南市纪委监委对相关责任人进行查处,对包括3任县委书记在内的14人追究责任,其中两人受到撤销党内职务、政务撤职处分。

   山东省纪委常委、监委委员、省委巡视办主任孟祥吉说,纪检监察机关作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一支“主力部队”,承担着严厉打击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的重要职责。对此,山东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坚持把扫黑除恶反腐败斗争与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与政法机关、信访部门共同建立涉黑涉恶腐败问题线索、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线索双向移送制度和查办结果反馈机制。

   今年以来,山东纪检监察机关对过去两年侦破的涉黑涉恶违法犯罪案件逐案过筛,全面梳理排查党员干部涉黑涉恶腐败问题线索,共筛查案件4956件、涉及13091名犯罪嫌疑人,累计梳理发现党员干部涉黑涉恶腐败问题线索328件、涉及441人,已立案160件、涉及203人。


分享到:
热点资讯